今天看見一篇四哥的文章,說出一些電視人的心聲,也道出當年我們做金鐘獎3D大開場的辛苦內幕,轉載留念一下當年~

 

藤蘿科技 2011 第46屆金鐘獎3D大開場電視播出版

 

藤蘿科技 2011 第46屆金鐘獎3D大開場現場側拍版

 


以下四哥文章轉述


 

今天,2019年最後一天,很適合回憶一下八年前的故事!

中華民國一百年的廣播電視金鐘奬頒獎典禮中視得標,行政院特別指示要搞大。一如預期,預算沒有相對增列。

從提案規劃,我就打算負責大開場節目策劃和執行。
我曾看過大川大立製作公司(不久後被中影併購)做的三角浮空投影,印象深刻。一直想放大浮空投影,把過去沒人敢做的小劇場的Mapping (也有人叫虛擬實境,不知確切翻譯名),搬到頒獎典禮做直播。

不用大卡司歌舞開場,大製作人王鈞很不爽。
王鈞,國內TOP綜藝大哥大。我們認識超過20年,脾氣火爆出了名。二十多年前我跑新聞寫他節目好、寫他節目壞,從來沒駡過我。這次,他在製播會議上衝我開飆!
王鈞:「大型晚會大開埸怎麼可以這樣搞」、「怎麼會有氣勢」、「這種新科技你們誰搞過」、「我強烈反對」、「一定會搞砸.....」
時任中視總經理的李泰臨眉頭越鎖越緊,我火熱的構思剩下小火苗。
會議上,節目部沒人敢吱聲。空氣凝結了。終於,李泰臨說:「大明星歌舞做不出震憾」「大家都想得到的,不是我們要做的」。

不用歌舞秀,另一個問題來了。
全長十來分鐘的舞台演出及3D全部製作費多少?台幣兩百萬,還含稅,創下例年最低。
會後,李泰臨和我一起走出會議室,低聲問我一句:「執行團隊哪裡找來的?」我説,是我去求來的!
Mapping大開埸我找到的是奧迪汽車發表會的執行團隊。他們採用數台三萬流明投影機,兩面60尺X60尺奈米紗包圍舞者和新車,虛虛實實如夢似幻,忽獨舞忽雙飛(台上只有一直只有一位舞者),讓人目瞪口呆。
問題是這20分鐘,廣告代理商付了台幣兩千萬,我的十倍。前製花了半年時間。
金鐘大開場製作團隊真是求來的。

承接人徐瑞駿是建設公司老闆,因為喜歡設計,所以投資一個3D影像製作藤蘿科技公司,代表作是「敦煌」,把千年美術工藝用360度虛擬實景帶到眼前。
只是,距離頒獎晚會只剩兩個月,徐瑞駿和我初識,並不想承接,被我死活求情「一起寫歷史」給打動。可是,只有兩百萬。
徐瑞駿出身建商,卻十分斯文寡言。他骨子裡愛好設計和藝術,聽我提希望富含文化氣息,見面半小時後竟答應下來。
當天晚上他即親自調度公司及所有協力廠商,把度假中的執行長劉達文從澳洲叫回來,總監兼導演鍾日欣、創意指導王從吾等,在第三天就成軍趕腳本。他打算用人力解決速度。我們當時約還沒簽。
一個月的前置作業,修改腳本、各巨頭會審,來回改了不下六次,大家還是不滿意。
時間緊迫,3D還沒動工,王鈞已經不來聽了。
總製作人郭人杰每天和我四目相對,表情沉重,卻從沒一句懷疑。

郭人杰時任中視副總,要管台上、台下、票務、後台、星光大道,又聽說馬英九要來...還要盯新聞局簡報。這不叫爉燭兩頭燒,這是烈火焚身,沒空回家。

倒數14天,郭人杰正經的告訴我:「沒退路,來不及換了」。
倒數10天,國父紀念館開始搭景,但沒有充足租期讓我在台上測試,於是搬到中視綜藝攝影棚搭景練習。

李泰臨全力支持,王鈞沒空理我。

進中視棚,只剩三天就得撤往國父紀念館,不然大道具來不及修改。
因此,我決定小綵一次給總導播劉應鐘看一下,讓他12個機位可以調整。至此,節目內容除了郭人杰靠想像,全中視仍然沒人知道我的大開場要震撼什麼!

我記得,內部驗收時間是上午十一點,鍾日欣和王從吾等,已經在棚內忙了20多小時。
完了!3D影像在60尺奈米幕上拼接不順利,台達電的投影機燒久了會自動休眠,十月的攝影棚冷颼颼,整棟大樓只有我們幾個人,焦慮。
中視經理以上主管全到了,我説:「再等等。」大家在棚裏交頭接耳,我看在眼裡很像大家都在說:「你完蛋了」!

李泰臨有些沈默,走出攝影棚,劉應鐘跟在後面,我和郭人杰遠遠落後,商量著怎麼救。
「這時候敲得到蔡依林?阿妹?五月天?」李泰臨開口了,意思是備案應變可以啟動。
剩三天進國父紀念館總綵排,我的大開場影像投影角度、人和影像媒合....最基本的3D竟然沒搞定!「這可能是史上唯一,陶晶瑩直接走出來引言、開始頒獎」。

藤蘿團隊很沮喪,腳本被嫌沒梗、電視史意象不深刻,現在趕出來的3D沒辦法計算投影角度。期間,郭人杰邊找人敲大咖,還頻頻探進度。

國父紀念館綵排,是大開場頭一次,燈光、影音、人、前後投影、奈米紗落下、工讀生十秒內拖走,等等的第一次融合,這種執行進度,離譜至極。
可是新的問題又來了。

Mapping三疊影的有效視角只有120度,所以兩側觀眾會看得莫名奇妙。
再來,光害。
依現場舞台燈光曝光程度,會把舞者要躲藏的黑暗角落照的通透。白話,光害嚴重,3D也看不清了。

李泰臨不在現場,王鈞愈看愈火,在舞台前暴走「叫李總、劉導來看看,這要怎麼用!」

典禮前兩天,李泰臨親自驗收,劉應鐘在現場重新調整機位....。郭人杰提議:「我們需要李總裁決,還要不要這個大開場。」不要搞得沒有方向。
王鈞的一把手焦志方也在等,若RD要改,主持人出場台口和襯樂要全改。

「劉導你怎麼看?」李泰臨把最關鍵的決定權交給劉應鐘。
劉總導播義無反顧,力排眾議:「我們先預錄,搭配舞台現場同歩ON給會場螢幕和電視觀眾看。」
白話是,現場和轉播,兩路訊號分開。
劉導想出了最佳解決方案—場內120度效果視角內的觀眾看台上,座位兩側和電視觀眾看螢幕,「大家都會看到Mapping!看不到效果的以為自己坐位不對」。
李、劉、郭的力挺和信任,搞定了這齣重頭戲。
這次頒獎典禮創下歴年收視率新高,同時段有缐無線,冠軍。

我的職埸生涯,有些人真不必執著,可是有些人定要感恩。

2019年末,FB跳出回顧,這段幕後風雨一直沒説清楚。
重提往事,也特別感謝李泰臨、劉應鐘、郭人杰、王鈞、徐瑞駿、劉達文、鍾日欣和王從吾。「我們不常聯絡,但我感激、敬佩你們一輩子」。共同經歷過,才知道信任、擔當、抵勵、堅持的可貴。

如今的中視,已經沒人有擔當、有能力再做金鐘了。

參考聯結:大川大立十年前就開始利用浮空投影技術策劃奧迪汽車發表會 https://youtu.be/DEW6tNyvWKs

 

 

 

 


JC-Design 粉絲團  JC-Design LINE@

 

全站熱搜

我是J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